危险的出海 深度调查浙岱渔11307号为何沉没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2-04 06:00:2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5月25日,全面禁渔期来临,最后一艘从沈家门码头出发的收货船,搭载12名船员前往长江口渔场。凌晨2点,收货船经过13个小时的航行抵达目的地,船员在船头听从船老大的指示松开缆绳放下船锚固定船身,等候渔船天亮收网完成后再前往收购。


2016年5月27日上午,浙江省舟山市岱山岛笼罩在一团浓雾之中。岛上宝佛庵西侧的小山坡上,渔民赵小和的“遗体”——一具稻草人正在这里进行火化仪式,一片诵经声中,缕缕青烟在氤氲中消散。


56岁的赵小和是岱山县高亭镇大岙一村人,也是浙岱渔11307号渔船的大副,他“下葬”的这一天,这艘渔船已经失联15天。 

 

5月13日上午,上海海事局发布“沪航警0403”号航行警告,称11307号失联。14天后,赵小和和同船的17个同伴依然下落不明(官方通报事发时船上有17人,后经高亭镇政府确认实为18人)。在当地政府和家属签订的一份协议中,他们的状态是“推定死亡”。


家人扎了一个稻草人作为赵小和的替身,在海边举行了繁琐的招魂仪式,将丢在海上的“阴魂”摄入稻草人中,再将稻草人火化,灰烬收入骨灰盒安葬。


岱山当地一名不愿具名的官员向记者介绍,这样特殊的葬礼是岱山人的风俗,希望那些葬身大海、尸骨无存的亲人也能入土为安。岱山本地家庭中,几乎每一家都曾有亲戚死于海上捕鱼,这是中国临海渔民生存状况的缩影。 


5月是中国东海全面禁渔期来临前的最后一个月。据财新记者从公开新闻报道中的不完全统计,2016年5月发生至少14起渔船翻沉事故,共计确认29人获救,3人死亡,71人失踪,另有数艘渔船伤亡不明。这意味着,在中国近海海域,平均每天至少有2名渔民消失在茫茫大海中。


打渔自古以来就具有极高风险——就连“风险”一词也是由渔民所创。


近几年来,卫星通讯技术日新月异,渔船性能日益完备,但渔民的职业风险并没有随之降低——在全世界,渔民都是最危险的职业。据统计,各国渔民的伤亡率往往是该国所有职业平均伤亡率的30倍乃至更高。 

 

与此同时,近海渔业资源的衰竭态势,气候变化带来的极端天气增加,以及商船贸易愈加频繁,渔民们不得不在海上航行得更远、更久。渔船之间竞争渔业资源,渔船和商船竞争海域航道,冲突时有发生。


在中国,各地对渔船的监管陷于九龙治水的无序状态。由于渔船不是公司制,渔民伤亡并不属于工伤范围,中国每年的渔民伤亡统计也未有可靠的官方数据,渔民的人身安全始终没有任何有力保障。人们在享用饕餮海鲜盛宴之时,对捕鱼的人身代价鲜有所闻,而以捕鱼为生的渔民们,似乎已经接受了多舛的命运。


“反正就是这样了。是他的命安排好的。”赵小和出殡前一天,他的妻子一边筹备着丧事,一边念叨着。


不顺利的出航
岱山县位于浙江省北部,舟山群岛中部,以岱山岛为主岛,全县共有大小岛屿404个,常住人口20.1万。2014年,岱山渔业总产值占全年地区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全县拥有机动渔船2407艘。

3月18日,浙岱渔11307号渔船正式首航。那一天,船舷两侧立满金边红旗。船老大胡光财的妻子手捧着祭品登上了船,按当地风俗,祝香祈福、向水中抛撒馒头,完成一系列程序,以祈求出海平安顺利。

11307号长45米,宽6米,是一条专门捕蟹的蟹笼船,今年3月才首次下水。岱山岛上渔船厂的一名经理告诉财新记者,造这样一条新船,光船壳就至少需要200万元。再加上船上设备、捕捞许可证,总价应在600万元以上。

短短两个月的捕捞季中,浙岱渔11307遭遇了不少曲折。

34岁的四川人黄超兵选择上11307号船打工,一来是受自己的同乡好友——28岁的朱晓其的盛情邀约。朱晓其参与了11307的“拼股”,是11307的船东之一。二来,黄超兵知道,新船需要验收试航,出海时间比其他船晚半个月。这意味着少干半个月的活,可以在家陪老婆儿子。黄超兵和林芸(化名)结婚十多年,感情甚笃,就在这半个月中,夫妇俩还重拍了一组甜蜜的婚纱照。

然而,对看重收益的船东和船老大来说,出海越晚,可捕捞的天数就越少,产量丰富的海域可能已经被其他渔船占领,确保收益的压力与日俱增。在林芸的印象中,船老大胡光财就是容易“急脾气”的人。

第一场风波发生在出海一个月后。4月13日前后,林芸接到丈夫的电话,说他们在上海海事局处理纠纷。几天前,11307号放入海中的蟹笼被一艘拖虾船的拖网弄坏了,胡光财一时气恼,就带着几个船员跳上拖虾船打砸,并向对方索赔2万元。

那艘拖虾船支付赔款离开后,向海事部门报了警。上海海事局随后派出海警扣押船只,还拘留了包括胡光财在内的五个船员。后来,村干部作保,胡光财被保释,继续带船出海作业。但这一耽搁又是十多天。

“听他电话里的口气,似乎并不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周围人也都在开玩笑。”林芸说,渔船之间的摩擦很常见,黄超兵的合约是定薪制,渔船的工时、收成的减少与他关系不大。但对于船老大来说,每一天的耽搁都是损失。

4月21日,船舵出现了一些小故障,需要回港修理,并准备再招四个人来补充人手。彼时正值捕蟹的黄金作业期,船老大的脾气越来越急。林芸说,回到岱山后,黄超兵和朱晓其只匆匆在家用过一餐晚饭,没等招人,第二天又登船出海。

然而,不到一周,船又因故障——一说是断了舵,一说是坏了螺旋桨,不得不于4月28日再度回港修理。

4月30日下午,11307号渔船第三次从高亭码头出航。朱晓其的妻子凌莉(化名)把给丈夫的饭菜和水果送到码头时,见到胡光财的妻子往船上送祭品。

“今年以来,他们的船一直都不太顺利,断舵总不是那么吉利的事情,所以船老大的老婆又做了一场法事,心里想安心一点。”凌莉说。

住在码头附近的黄超兵在家吃了午饭,和当时在四川探望父亲的林芸通了视频电话,并叮嘱她冰箱里留了螃蟹,回来做着吃。

在黄鱼、带鱼、目鱼等海洋经济鱼类产量越来越少后,梭子蟹已成为舟山沿海最主要的捕捞对象。这些因头胸甲呈梭形而得名的螃蟹,广泛分布于中国沿海,是中国重要的出口畅销海产品之一。

5月的蟹笼船捕捞的螃蟹,以每斤十二三元在船上卖掉,而在舟山国际水产交易市场的鱼市上的批发价会涨到30元到40元一斤,少量的红膏梭子蟹,价格会翻倍。

高亭镇政府后来向财新记者确认,出海时,船上有16人。35岁的沈富军和34岁的周军是船上的新成员。两人都是岱山本地人,勤劳肯干,在本地渔船队间名声不错。等这次出海回来,沈富军准备摆酒成婚。周军也是家里的顶梁柱,他的妻子刚通过试管婴儿手术怀孕,夫妻俩结婚四年,一直盼着这个孩子。

几位妻子守在岸上的家里,不知11307具体哪天能回来。在出海时谈论归期是大忌。并且,大家对今年糟糕的收成都心知肚明,实在难预计哪天才能捕到足够的渔获,满意归来。

“但是,6月1日就禁渔了嘛,6月1日之前他们肯定会回来的。”林芸说。 


失联
夏三月,川泽不入网罟,以成鱼鳖之长。夏季是海洋鱼类繁育和幼鱼生长的关键时期,早在夏商时代,渔民们就已有禁渔的观念,延续至今。

2016年6月1日,东海实施全面禁渔的第一天。舟山市的6000多条渔船已经陆续回到渔港码头,其中大部分渔船三个半月后方能再出海作业。6000多条渔船中,却不见11307的身影。

茫茫大海中,船员们一去数月杳无音信,对家属来说乃是常态。4月30日之后的十多天里,11307渔船就驶入了没有手机信号的海域。如无紧急情况,除了船老大,他们也无权使用船上的卫星电话联络家里人。因此,没有一个家属清楚,11307最后几天是怎样的。 

林芸和凌莉事后了解,5月11日晚8点多,船老大胡光财曾和妻子通过最后一次电话。“船老大在电话里说,这片海域收成不好,他们就要换地方了。有其他渔船告诉他们三个小时航程以外的长江口渔场的94169海区‘生意’不错,他们也决定往那边赶。之后就没有了联系。”

长江口渔场是位于北纬31度至32度之间、东经125度以西的一片海域,面积约1万平方海里,最浅的地方仅2米,最深处则为45米。长江、钱塘江两大江河淡水在此处注入,带来大量营养物质,饵料生物丰富,因而素有“天然鱼仓”之称,梭子蟹是这片渔场的主要捕捞对象之一。

长江口渔场也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上海港的所在地。对吃水要求较高的大型海轮航运来说,长江口泥沙淤积严重,先天条件并不好。为了上海港打造成国际一流海运港口,中国启动世界上罕见的大型水运工程——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

投资156亿元后,一条长92.2公里、深12.5米的深水航道在2010年3月建成并通过验收。自此,经长江口进出上海港的船舶大型化趋势明显,船舶流量也越来越大。2013年,上海港曾凭借货物和集装箱吞吐量的双料冠军荣登世界最大港口。如今,上海市外贸物资中99%经由上海港进出,每年完成的外贸吞吐量占全国沿海主要港口的20%左右。

一名当晚也在长江口渔场另一艘渔船工作的船员对记者说,5月11日这一天最后的几个小时中,整片海域无风无浪,惟雾气浓重,能见度低。那天晚上,他远远见到了近20艘巨山一般的“外洋轮”,即集装箱货船,从同一片海区驶过。

气象资料显示,11日至12日夜里,长江口渔场附近有轻微霾,东南风4级至5级。对于渔船来说,这不算是什么坏天气。

12日零点2分,浙岱渔11307号的卫星信号定格于北纬31度26分、东经122度46分处,此后便在浓雾之中失去了踪迹。这天晚些时候,上海海事局发布0402号航行警告称,有一人在北纬31度49分、东经122度58分的大概位置处落水失踪,请过往船舶注意搜寻。人员落水位置在渔船失联位置偏北23海里处。在此之后,官方也没有证实这则落水警告是否与11307有关。

11307的信号消失后的33个小时中,什么都没有发生。

5月13日8时45分,失联33个小时后,最早的两艘渔政船赶赴失联水域搜救。上海海事局发布沪航警0403号警告称,浙岱渔11307轮失联,“船上17人请附近船舶加强了望注意搜寻。”

失联135个小时后,在失联位置偏北水域海平面以下40米左右,潜水员发现一艘沉船,船体左倾,蟹笼架主杆断裂,驾驶台右侧护舷木下方有大约3米至4米的擦痕,船舷上一行数字,写着“11307”。

舟山本地媒体事后援引舟山海事局一位专业人士分析认为,根据船身明显擦痕、当天事发地点海上能见度不高等情况推测,11307号船被其他船只撞沉的可能性较大。当地多位从事多年打渔工作的渔民向记者表示,11307号船没来得及发出求救报警信号,翻沉一定特别迅速,极有可能是与体积是一般渔船数十倍的“外洋轮”所碰撞。

5月底,记者随渔船出海,路过长江口渔场,一路看到数艘巨大的集装箱货轮经过。与长度可达数百米的商船相比,渔船像漂在水面上的玩具,一旦发生碰撞,将会遭到毁灭性的损毁。

渔船与大货船相撞而导致渔船翻沉的事故,近几年并不罕见。11307失联前五天的凌晨,山东渔船鲁荣渔58398在宁波附近约80海里海域与马耳他籍货船“卡特琳娜”轮发生碰撞,导致渔船沉没。船上19人,其中2人被附近渔船救起时已经死亡;其余17人失踪至今,基本可推定死亡。

11307则无人生还。直至记者截稿,船上全体船员依然下落不明,仍处“失联”状态。在当地政府发放给船员家属赔偿告知书上写道:“失踪人员已超过72小时,推定死亡。”


5月的海上不太平。


5月7日,除了前述与货轮相撞的“鲁荣渔58398”翻沉,同一天,在大连海域,“辽普渔25200”和“辽庄渔65142”相继翻沉,造成两艘渔船上14人失踪。


加上浙岱渔11307,短短一周之内,三起渔船沉没事故造成至少2人死亡、近50人失踪,如此集中发生渔船伤亡事故,近年罕见。


集中的渔船船难引起了国务院的重视。据《浙江日报》报道,5月13日,国务院副总理汪洋、马凯分别作出批示,要求迅速开展搜救工作,加紧查明原因,全面加强各类渔船的管理工作。


5月13日,交通运输部海事局召开加强水上交通安全监管工作紧急视频会议。根据会上通报的水上交通安全形势,2016年1月至4月,等级以上运输船舶事故报告68件、死亡失踪74人,事故主要集中在砂石运输船舶自沉、涉外船舶碰撞和商渔船碰撞等。


根据中国海事局的航行警报,在11307和整船船员失踪之后,禁渔期到来之前,东海上又发生数起渔船事故。5月14日, “浙象渔30141”沉没;5月17日“浙象渔40207”及其7名船员在东海失联;5月20日,又有一艘具体信息不详渔船在东海沉没。这些事故并无更多媒体报道。


请在本文后留言发表你的想法

来  源  海事周刊、财新周刊

如何关注
长按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关注。
或者搜索浙江省渔业互保协会微信账号“Zfmi2004“添加关注。
微信号:Zfmi2004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