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吉尔吉斯斯坦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5:26:0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先说说吉尔吉斯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从中国西汉汉武帝时,吉尔吉斯大部分首次纳入中国版图。唐朝时吉尔吉斯斯坦再次纳入中国版图,元朝时为蒙古族察合台汗国地,到清朝时再次纳入中国版图,但在1876年被沙俄强占,苏维埃政权成立后,成为苏联的一部分。


一、喀什--乌恰县--伊尔克什坦口岸--奥什

从喀什火车站旁边的长途汽车站乘车前往乌恰县,车辆一般是金杯大小的客车或合乘出租车,都是从站内售票窗口买票,车站内乘车。从喀什到乌恰县100公里,需要1个半小时的时间,路上有检查站需要出示身份证或护照,路上进入加油站加油也需要人员下车,车辆检查后才可以进入加油。

到了乌恰县汽车站后,需要在搭出租车前往伊尔克什坦口岸,只有2公里却收了15块钱。到了口岸大门口后士兵检查护照、过安检方可步行1公里至出入境大厅办理出境手续。因为当时接近中午,大厅没有一个旅客,口岸工作人员称现在没有能安排的车辆送我们出境到达国门边境,让我们先回县城吃饭,等下午2点半再返回口岸办理出境手续。

就在口岸大门口附近的一个小饭馆随便吃了一份抓饭,此时结识了一对情侣旅友,他们也是计划从吐尔尕特口岸出境未成而到此的。我们一直等到下午2点半才回到口岸出入境大厅,工作人员收走护照,等待办理出境手续的旅客加上一个塔吉克人总共我们五个人,我们等了很长时间才通知可以办出境手续了,人虽然少,他们仍旧规规矩矩的走上工作岗位,佩戴好工作证,按照既定流程为我们一个一个的办理、询问一些相关问题、盖章,然后他们安排了一辆9座商务车,每人收费100元,由士兵护送至国门出境,口岸距离国门边境还有100多公里,但是路修建的很好。


到了国门,司机下车登记完护照就再往前开一点到两国的交界处后就把我们放下开车返回了,我们只能从交界处步行至吉尔吉斯海关,不是很远。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落日的阳光把我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我们的海关车辆把我们送到两国交界处。

步行至吉尔吉斯检查站,检查护照及签证后,一辆小车已经等候在此地,要坐他的车才能到海关办理入境手续,每人要20元人民币,其实也就不到2公里的路,因为没有别的车,垄断经营,宰你没商量。

到了吉尔吉斯的海关,那里站着五大三粗的迷彩服士兵,一股苏联气息迎面扑来。不知道他们是何意,一个魁梧的士兵带我们在办公区间转来转去,英语也不会讲,俄语我们听不懂,最后又带到一个小办公室,里面的那个人拿出一个健康证来,我大致明白他的意思了,应该是想以没有健康证索取点小费,但是我了解这种索贿的鬼把戏,我用简单的英语词汇说我们是旅游,也许只一个星期,他立刻明白了,说旅游不需要健康证,商务需要,去办手续吧。其实我们的签证很清楚,一看就都是旅游签。
一边办入境盖章手续,一群士兵一边围着看,嘻嘻哈哈,东倒西歪的,颇没有当兵的严肃与威风,但后来可能是一个军官走过来了,他们就立刻严肃起来了,马上站成一排,威严无比。我说:可以给你们拍个照吗?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NO!
办理完入境手续,算是正式进入了吉尔吉斯共和国,这里距离吉尔吉斯第二大城市奥什还有280公里左右,此时天色已晚,门口的包车统一叫价1万索姆,折合人民币1000元送到奥什,最后只有一个叫艾李斯的司机愿意降价到800元,4人,每人200元。

入境后路边停的车都是拉人的,只是现在没有什么旅客,他们宰一个是一个。
通往奥什的路尚可,司机师傅名叫艾力斯,他就是海关附近的村民,他带我们先回趟家把孩子放家里,安顿好妻儿老小后就带我们向奥什进发了。
车子穿行在茫茫的群山之中,弯月高高的悬挂在面前的天空上,远处白色的雪山如同白色哈达缠绕在绵延的黑色的山带之上。我一瓶小酒下肚,艾力斯打开音乐,此时仿佛整个黑夜是自由而欢乐的天堂……艾力斯是一个好司机,他带我穿越群山河谷,他带我在黑暗中前行,他带我去我要去的地方……奥什就在前方,就在前方我要去的地方……

二、奥什--吉尔吉斯的第二大城市
       从吉国的伊尔克什坦海关经过3个多小时到达奥什,到奥什时已经是当地时间夜里11点多了,比北京时间慢2个小时,但奥什的街上仍灯火通明,仍有许多行人车辆。气温比我们路上的要高,人们只穿了外套,个别人甚至只穿了衬衫。我们入住奥什的一家宾馆,奥什的酒店业并不发达,目前没有5星级酒店,也没有集中的住宿区域,大部分价格在150-500元人民币之间,档次和我国的经济性酒店差不多,也有一些家庭式的旅馆可以选择。吉尔吉斯的床都很小,很窄,但很软乎,感觉一翻身就要掉下来似的。

旅馆早餐
推荐住宿:Biy Ordo,地址,Saliyeva 39;标间18美金。

第二天登上苏莱曼山上鸟瞰整个奥什

从卫星地图上看,奥什位于阿赖山以北的一大片盆地的东南端,这片群山中的肥沃盆地就是费尔干纳盆地,而盆地的中、西端属于乌兹别克斯坦的地盘。这个古老的城市是中亚地区最古老的居民点之一,早在公元8世纪这里就以成为丝绸之路上一个丝绸生产和加工的中心而闻名于世,它向东可以越过阿赖山脉抵达我国的喀什,现在也是帕米尔高原公路的起点,向南可以顺着帕米尔公路穿越帕米尔山脉到达塔吉克斯坦的霍罗格,向西很轻松的就可以到达乌兹别克斯坦的安集延及费尔干纳盆地的任何城市,向东北方向则可以到首都比什凯克以及吉国的其它城市。由此可以看出,奥什的地理位置非常优越,对吉国来说,更是贸易咽喉。
奥什是吉尔吉斯第二大城市,当地人认为它的历史比古罗马还早,丝绸之路开通之初,这里已是重要的交通与贸易枢纽,但被蒙古帝国毁于13世纪,后又逐渐发展起来。到了清朝时它隶属于中国,后以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割让并入了俄罗斯帝国。

AK Buura 河把奥什分两半,清澈的河水从城中由西北向东南方向穿过,它日夜不停地滋润着当地人们的生活,苏莱曼山就处在上游河岸不远处。这座苏莱曼山在城市中突起,传说先知穆汗默德曾在此祈祷,是奥什人们心中的圣山,被誉为"小麦加"。

奥什的苏莱曼山几乎是奥什的象征,它是奥什的城市名片,也是吉尔吉斯唯一的一处世界遗产,受到伊斯兰教信仰的影响,数千年以来,苏莱曼圣山一直是中亚地区人们朝拜的圣地。苏莱曼山不算太高,也许是因为它在平坦的盆地之中突然凸起才让它显得出类拔萃,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登山沿着石阶拾级而上,巨大岩石悬在半山腰上,仿佛风一吹就会滚落。山道不是很好走,虽然大部分地方有台阶,但有些地方是在狭窄绝壁中攀登,路边很多石头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树枝上挂满了象征吉祥如意的各色布条。这都是当地祈福所致,很多青年人结婚时必到圣山许愿,祈求先知保佑他们忠贞的爱情,也有一些你青年人来此谈情说爱,有一些年龄很大的老人也不辞辛苦的登上此山表达对先知的敬意。

苏莱曼山顶上有一个小小的祈祷室。
相传,1496年,后来成为印度莫卧儿王朝开国君主的巴布尔离开家乡费尔干纳,来到苏莱曼建了这一间简陋的祈祷室,后来备受世人推崇,但其原型早在1853年的地震和20世纪60年代的爆炸中被摧毁了。

苏莱曼圣山博物馆就坐落于圣山的山洞之中。据传是吉尔吉斯一位富有的人在游览捷克时,对一座修建在山洞里的饭店很感兴趣,决定在苏莱曼圣山的山洞里开一所类似的餐厅。但是这个计划却最终变成了博物馆,展示着当地的历史,文化甚至动植物的历史。

奥什街头,一个演说家正在激情的演说,还有电视台等一些媒体拍摄,现场悬挂着标语,吸引了一些市民围观和倾听。不知他是为宗教而宣讲,还是为民主政治而呐喊,而街头的其他人也许并不关心宗教或政治,他们照常乘上奔弛公交车,或前往市场购物,或去与情侣欢乐的荡起秋千,或在鲜花店门口等待约会的人快点来到⋯⋯

106路奔驰公交车,奥什的公交车大部分是下图这种奔驰车,难以想象他们并不富裕的国家为什么都采用奔驰车作公交使用,是他们和德国的贸易关系比较好还是他们买车比较便宜?

苏莱曼山下的公园,孩子们在快乐的玩耍。奥什住的主要是吉尔吉斯人和乌兹别克人。归并俄国后有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迁来,19世纪末在南吉尔吉斯斯坦采煤业发展时期,从伏尔加河流域迁来大批鞑靼工人。苏维埃政权年代从苏联其他地区又来了许多采矿专家和技术工人。所以形成目前吉尔吉斯、乌兹别克、俄罗斯、塔吉克、鞑靼等民族的混居的局面。

奥什街头,奥什的车辆还是很多的,大多都是日本、俄罗斯、德国等二手车。 

你应该注意到,在奥什的大街小巷以及公路、企业、商店等地方都有大量的国家领导人的挂像宣传画,看来前苏联个人英雄主义及对领导人崇拜的文化至今还没有消失,并且影响仍很大。

这条路应该是奥什最好的街道,两侧挂满了吉尔吉斯斯坦两位领导人的画像。

领导人的巨幅画像。

从苏莱曼山漫步至奥什巨大的广场,苏联时代的列宁像仍然矗立在奥什的广场上,一对新郎新娘正从他面前经过,这里是新人结婚拍婚纱照的好地方,但警察明显并不鼓励这种行为,因为他们车辆经常会因占用列宁面前的道路而被警车驱赶。

吉尔吉斯人结婚喜欢去城市的纪念广场,新郎牵着新娘走在宽阔的马路上,这种习俗大概是从前苏联革命教育和俄罗斯文化熏陶传承下来的。不仅增添了新人婚礼庄严、神圣、虔诚的气氛,更让新人心灵缔结的情感在这重要的场所面前得以见证。

吉尔吉斯人的婚姻不受民族、部落限制,但盛行父母包办。一般有指腹婚、摇篮婚、幼年婚和成年婚等,早婚现象比较普遍。除了上述的婚姻形式外,更有记录片资料显示,在吉尔吉斯斯坦,几乎三分之二的婚姻缘起于绑架新娘,每年大约有1.5万名女性会成为求爱者绑架的目标。绑架新娘大致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男女双方早有爱慕之情,他们按照传统习俗自导自演一出“抢老婆”的闹剧,最终喜结良缘。这种情形屈指可数,更多的是另一种——男方在女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精心策划的“绑架”。在吉尔吉斯斯坦,女人一旦进入男人的家,就被认为是不洁的。在这个保守的国家,失去童贞又没有归宿的少女会被视作“损坏的物件”,一旦离开身边的陌生人,她们就永远没有机会再婚了。面对被纵容的暴力侵害,绝大多数女孩最终被迫接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悲惨现实。我想,现在绑架婚姻更多的可能发生的偏远的地区,随着人们知识水平的提高及对全球信息接受的日益便利性,现在应该有越来越多的人追求更现代的自由婚姻了,尤其是城市恐怕绑架婚姻已经很少了。

列宁像面向的就是市政府大楼,威严庄重,安保措施很严。

列宁广场紧挨着有一个公园,也许因为广场上成为新人结婚必来的地方,所以这个公园有点象新婚主题公园,很多适合新婚拍照的人造景观。

美女快乐的荡着秋千。

公园的湖边有很多秋千椅可以休闲,美女们很喜欢坐在上面边晃边打望,希望发现自己的白马王子。

奥什宽阔的马路

奥什著名的杰伊玛巴扎(Jayma Bazaar)大巴扎,巴扎就是交易市场,上图这个地方可以兑换货币,人民币、美元可以换索姆。

这个巴扎就在城中阿克布拉河西岸,集装箱改建的门脸、小木屋、露天摊和大棚混搭在一起,延绵大概有两三公里长。人们在通道上方简单的铺着一些东西或各种颜色的塑料布以便遮挡阳光,传说,自丝绸之路起始,这个市场就已经存在了。它今天仍然是中亚最大、最重要的巴扎。就连首都比什凯克也有个巴扎叫“奥什巴扎”,可见奥什的巴扎很有影响力。这些用集装箱改造的店铺,里面做了简单的装修,夏天凉快冬天暖和。

大巴扎分为服装区、蔬菜水果区、干货干果区、面包区、肉铺、布匹区、农具区、铁匠铺子和家具铺子等。不要瞧不起这个看上去很破旧的、很乡土化的市场,但它确是一个国家化的大市场,那些来自本国的草莓,来自乌兹别克黄瓜,来自巴基斯坦橘子,来自中国、伊朗甚至波兰的西红柿等应有尽有。

这里的服装和布匹绝大部分都来自中国,还有一些中国产的陈醋、酱油和味精等很多小商品。

这是市场卖得一种红色的大米,10元人民币一斤,应该是做古法手抓饭用的上等好米。

奥什街头来来往往的各族人民,不同肤色、不同打扮得的相处在一起。然而他们的这种和谐共处并不是一如既往的那么顺利。曾在2010年6月10日晚,在奥什市乌兹别克人聚居的地方发生吉尔吉斯人与乌兹别克人冲突的严重事件,这起事件随后演变成市内各区的大规模骚乱。大量人群聚集在奥什市中心的“阿莱”宾馆附近。他们焚毁汽车、砸坏商店和网吧。整个城市70%的地方都变成了废墟。根据官方的统计,共有442人死亡,整个地区有50万人沦为难民。暴乱平息以后,政府虽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每对跨族通婚的新人都会得到10万索姆的奖金,但人们之间心理上的隔阂并没有完全消失。

奥什城区面积并不大,在奥什游览如果体力好完全可以徒步走遍主要街区,搭车根据距离远近一般是50索姆到100索姆,路边停的很多车没有任何出租牌照的都可以,你基本分不出那个是跑出租的,哪个是私家车,似乎只要愿意,谁都可以顺路载你,收费多少完全是看司机心情,估计他们也有约定俗成的收费标准。我一般近一些就给50索姆,远一些的给100索姆,如果是顺路合乘的话会便宜一些。在整个中亚搭车,你只要站在路边招手就可以了,如果车上已经有了乘客,只要顺路就可以合乘,如果车上还没有乘客,你去哪他就拉你去哪,如果你允许,他会在途中顺便捡上顺路的其他乘客,这点和我们新疆的喀什打合乘出租车差不多。

二、奥什 --贾拉拉巴德--卡扎曼--纳伦

前面已经说了,因为我国的吐尔尕特口岸暂停向自由行旅客开放,我被迫改变线路绕行至此并需要继续绕行至纳伦才能回到既定的线路上,现在要想到纳伦是循着地图上捷径从吉尔吉斯坦中部由西向东穿越,而这条线不知道是否行得通,也缺少有价值的参考信息,前途是未卜的。
从奥什是没有车通往纳伦的,旅馆里的服务人员说必须要先乘车到贾拉拉巴德,也许那里会有车去卡扎曼,从卡扎曼在转车去纳伦,但他也不十分肯定这条线路是否可行。
只好抱着试试的心理先前往贾拉拉巴德再说,100索姆搭车去奥什长途汽车站,那里去往贾拉拉巴德的车很多,这里的长途车也是类似于依维柯大小的奔驰,车票也很便宜,不到200索姆。
奥什距离贾拉拉巴德只有100多公里,路还不错,2个小时就可到达,中间经过乌根兹镇,这个镇人很多,车子从镇中心穿过,非常拥堵。
奔驰长途车到了贾拉拉巴德市的长途汽车站,接近中午时分,在贾拉拉巴德长途骑车问了很多人,都说没有直接去纳伦的车,就连去卡扎曼的车也没有。他们当地人的意见基本都是要从贾拉拉巴德先到首都比什凯克,然后再从比什凯克前往纳伦。他们哪里懂我的思想啊,我就是想及时回到玄奘之路上,不想绕行至比什凯克再回头来走。由此也可见,整个吉尔吉斯缺少一条贯穿东西的交通大道,吉尔吉斯目前贯穿南北的只有两条交通命脉,一条就是西部的奥什到首都比什凯克,一条就是东部的纳伦到首都比什凯克的。两条路一旦发生中断,就等于切断了吉尔吉斯的经济命脉。而中部得很多道路经常处于中断状态,路况也是非常糟糕。
我们感到从这里直接前往纳伦希望渺茫,但我有些不甘心,在车站徘徊,迟迟不想搭上前往比什凯克的车。后来知道我们要去纳伦的人越来越多,有一个司机找过来,意思是可以去卡扎曼,然后我们到卡扎曼可以再找车去纳伦。由于语言不通,交流并不十分顺畅,但是它执意让我们上他的车,他开着一辆如奥拓般大小的破旧车辆,我心想,这么小的车,根据先前当地人用手势和表情描述的路况情况,不可能去得了卡扎曼,他的意思应该是带我们去另一个不远的地方,帮我们找能去卡扎曼的车。

我决定碰一碰运气,信任他。坐上他的车,他左转右转的向贾拉拉巴德市郊开去,不一会儿就把车驶进了一个废旧的汽车修理厂,此时我有也许不安,此时脑海里浮现一些电影里的场面,电影里很多命案的场面就发生在废旧的汽车修理厂里!
车子进入修理厂后,他拔下车钥匙,下车,打电话,一会儿,破旧车间里出来一个人,他们聊着什么,我们在车里等待命运的安排。他们聊了一会儿,就向我们走过来,那个车间里出来的人笑嘻嘻的说,卡扎曼4000索姆,我一看,问题不大,他们没有什么恶意,就放心了。
我们同意价钱后,修理厂男就去开他的车来,“奥拓”司机带我们在修理厂大门外等候,边等他边向我们展示他的证件,证明他是退伍军人,意思是让我们放心,不要怀疑,还给我们看了手机里他老婆、孩子的照片,这下我们完全放心了。
修理厂男不一会儿开着一辆白色的轿车来了,我一看,这车又疑虑起来,这如丰田卡罗拉一样的轿车能去卡扎曼吗?如果能去的话,那路况应该不会糟糕到哪里,他们是不是把路况不好描述的太夸张了?
我们带着半信半疑的心理换上修理厂男的白色轿车,并付给了“奥拓男”200索姆车费作为酬谢。
白色轿车带着我们七绕八绕的出城,因为有些路段修路不通行。车子开出了贾拉拉巴德,开上了通往卡扎曼的大路,但行使不远到了一个加油站,这个司机就称要加油,开始让付钱了,我执意只付了一半,表示剩余的到了再付。他拿到钱后就把车子开到马路边停下,一会对面开来一辆奥迪车,奥迪车上下来3、4个人,和我们的修理厂司机交流着什么。交流完毕,三个当地人从后备箱拿出行李奔我们而来,原来他们是要换车!我们的白色轿车拉他们回城里,他们的奥迪车拉我们去卡扎曼。
这款老掉牙的奥迪100,是经过改装的,底盘比较高,坐上去感觉还是很结实的,司机是个年龄近60岁的男人,一路上听着伤感的俄语歌曲,话语不多,看上去饱经风霜的样子。

从贾拉拉巴德到卡扎曼,刚开始一段路还可以,柏油路,有些路段正在拓宽修建,看样子应该是中国的筑路公司。

新修建拓宽的道路很宽,质量也不错,马牛羊走在上面还不是很适应。

但是别高兴得太早,走了一段以后路况就骤然变差了,碎石搓板让这辆奥迪车左右摇晃、上下颠簸,你不得不用手抓住扶手。

一辆货车驶过,顿时尘土弥漫,让人看不清前方的道路,超车自然也很困难。

放牧人也被淹没在尘土中。

车子进入费尔干纳山后道路更加崎岖,车子在山崖或深谷中艰难前行,最终要翻越过费尔干纳山的最高峰到达山的另一边。

刚进入山区时,有一些养蜂的人孤零零的生活在那里,据说吉尔吉斯斯坦的蜂蜜被称为是世界上最好的蜂蜜,这是因为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多山,全境海拔在500米以上,其中1/3的地区在海拔3000~4000米之间。正是因为吉尔吉斯斯坦多山地不适于耕种,国民主要以放牧为主,所以众多稀有高山原始森林得以保留, 三大先决条件决定了吉国蜂蜜是世界上最好的蜂蜜,一是:由于吉尔吉斯坦的植被资源丰富,植物的多样型,除人口集中居住区外,大面积没有污染,加之空气清新,水源充沛,环境优美,给蜜蜂的生长提供了得天独厚、独一无二的环境。二是:在大山深处广阔无垠的草原里到处生长着各类野生药类蜜源植物,植物的生长没有遭到人类的干扰和破坏,野生植被和蜜源植物平衡合理地生长,正是这种优越的自然环境为养蜂业提供了采集了世界上最好的蜂蜜。三是:吉国的养蜂业和养蜂人良心按照蜜蜂的自然规律采集蜂蜜,其良心还未被商业利益熏黑。

车子继续前行,进入费尔干纳山深处。

车子继续前行,进入费尔干纳山深处。

沿途路况

沿途路况

终于快要达到这座山的隘口,海拔似乎是3900米左右,站在费尔干纳山顶望去,满眼的都是连绵不断的群山静静的倾听着蓝天白云的诉说。

翻过费尔干纳最高峰后,车子继续前行,快接近卡扎曼时终于出现了一段刚修建好的柏油路,据司机讲,这条路是从卡扎尔曼通往贾拉拉巴德的,该项目是中资公司在吉签订的最大工程项目之一,道路全长169公里,其中包含一条3700米的隧道,总造价为近4亿美元,工期64个月,预计2019年可以完工,到那时候,从贾拉拉巴德到这里就不用走现在这条艰辛之路了。资料显示,这条路也是吉尔吉斯建设联结吉南、北部地区新公路干线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整个新干线项目分三期实施,拟在五年内完成,项目从伊塞克湖畔的巴雷克奇开始,经纳伦、卡扎曼到贾拉拉巴德,全长约450公里。据悉,首都比什凯克至南部城市奥什公路通行能力目前已无法满足通车需求,其山口隧道日均通车流量为3000多台次,高出其设计流量近6倍,已不堪重负。新干线建成后将成为连接吉国南北地区的又一道路中枢,将现有的比什凯克-奥什-伊尔克斯坦公路,与比什凯克-纳仑-土尔尕特公路相连接,同时也贯穿了吉国东西的交通,构成了吉国境内公路网的主动脉。此路贯通后将大大提升中国物资通过吉尔吉斯斯坦的陆路通道向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等周边国家以及欧洲地区出口的运输能力,对促进中吉贸易往来、拉动地区经济的快速增长具有深远意义。但另一方面,吉国的效率以及财力有限,项目的进展并不一定能一帆风顺,目前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成立的丝路基金等也许能助其一臂之力!

150公里的路走了4个小时终于到了卡扎曼,卡扎曼就是纳伦州的一个边陲小镇,也是一片低矮山谷之间的一片盆地,纳伦河从身旁流过。

卡扎曼的一个学校。

这个地方地图显示原来本来是个咖啡馆,现在却不见了踪影,想找来吃点东西的愿望落空。

路边遇到一个好心司机,带我们去镇上为数不多的餐馆,也应该算是最好的餐馆,我们的胃急需要补充食物。因为已经到了傍晚,来吃饭的当地人还不少,很多人的长相与我们差不太多。这个餐馆的饭菜很适合我们的口味,面、汤之类的口味接近于我国西部的饭菜。尤其是面条几乎就是新疆的拉条子。

小镇上还遗留很多前苏联的工业痕迹。

卡扎曼的行政办公楼。

前苏联时期遗留下来的四层居民楼散落于镇中心区域,斑驳脱落的外墙也许是这些豪无艺术感的建筑体现出的唯一艺术画作。镇的外围是农户宅院,有几家民宿可以落脚,经了解,此地每周只有两、三班次的公共小巴车通往纳仑或首都,冬季几乎与世隔绝。

这是一家农家院民宿。小镇里没有发现酒店或旅馆,镇外围是一些平房居民区和农户宅院,小镇有一家CBT认证的民宿可以入住。
吉国最大的旅行服务机构Community Based Tourism(http://www.cbtkyrgyzstan.kg/)简称CBT。CBT从1996年开始向国外推介吉国的旅游资源,他们在吉国各地都有分支机构或联络人,负责考察当地的路线、饮食、和民宿,经过CBT认证的民宿一般能基本满足入住要求,包罗无限网络、热水洗澡、卫生条件等。同时,CBT也努力抵制外国旅游机构的进入,所以在吉国几乎见不到其他国家各大著名连锁酒店。我们开始在小镇找的第一家民俗不是CBT认证的,是在那个前苏联老式的居民楼里,房间倒是干净,但是非常简陋,没有无线网络,如果仅仅是税一觉倒也可以接受。
我们在上面的那个农家院住了一晚,决定明天一早找车赶往纳伦。

小镇的街道之一,从这里可以找到去纳伦的合乘出租,所谓出租就是我们所说的拉活的黑车。
第二天一大早,找了一辆愿意前往纳伦的七座日本二手车,车上除了我们还有一个当地人,他背着一杆猎枪。

离开卡扎曼,前往纳伦的路仍然是碎石路,但比昨天的山路比相对平缓一些。我们到了途中最高处的崖口,拿起那位乘客的猎枪玩起来,拍照合影。

卡扎曼到纳伦的路。

卡扎曼到纳伦的路。以后这条路都是前面说的吉国新干线的一部分,但看起来并不乐观,2014年启动的项目至今,我一路上看到已经修建好的路段仅占整个项目极少的一部分,看来5年计划完工的愿望恐怕难以实现,除非全部交给中国建设,哈哈。

沿途的村庄

车子在高山峡谷中穿行,其间人烟稀少,也有山间盆地,偶有放牧者自由点缀其中。

距离纳伦不远了,村庄多了起来,成群的骏马游荡在河谷间的草原上,吉尔吉斯马,这种马匹同样有着很好的耐力和速度,但不知道有没有‘汗血宝马’的血统。

车子进入纳伦市,路开始变好,两旁开始有了树木。

进入纳伦市区。纳仑小城生长在狭窄的纳伦河谷地带,一条道路贯穿东西,道路两旁绿树掩映,是群山之中难得的一片肥沃之地,它向南至中国喀什的吐尔尕特口岸,向北可至伊赛克湖及首都,纳仑是中国至吉尔吉的贸易重镇。

纳伦市区,他背后就是阿拉梅舍克山麓,最高处海拔有2,037米。

纳伦的政府大楼。纳伦市是纳伦州的首府所在地。纳伦市很小,人口只有2万多人。吉尔吉斯到中国喀什市最近的城市。

到了纳伦饿坏了,不到200公里的路走了3个多小时。赶紧在车站旁边的小饭馆吃了一碗汤面,小饭馆虽小,但很干净,一个年龄较大的中年妇女经营,味道很好,更接近新疆的拉条子,只是多了汤水。
吃饱喝足,这里距离伊塞克湖已经很近,我决定乘车前往伊塞克湖,饭馆门口就是长途车站,告别口岸相遇的情侣旅友,每人350索姆与当地人合乘商务轿车前往伊塞克湖边上的巴雷克奇市。

三、纳伦--巴雷克奇--伊塞克湖南岸塔姆尕--伊塞克湖东岸卡拉科尔--伊塞克湖北岸乔尔蓬阿塔--托克马克

纳伦到巴雷克奇的路况已经很好了,沿途仍是高山居多,但岩石地貌有所变化,经过一个很大的湖泊,全程180公里,2个半小时就到了巴雷克奇,商务车在进入巴雷克奇的路口就把我们放下了,这里是从巴雷克奇、比什凯克去往伊塞克湖南岸的必经之路,在这路边可以直接拦车去往伊塞克湖南岸的任何地方。我们拦了一个过路的奔驰长途公交,车上人很多,没有座位,只好先站着,到伊塞克湖南岸的塔姆尕村100多公里,每人200索姆。伊塞克湖南岸比北岸荒凉,车子虽然沿着环湖公路行驶,但真正能看见湖水的地方却不是很多,我之所以要去塔姆尕,是因为这里可以亲近湖水,湖岸距离公路很近,还有一片沙滩。经过2个小时的车程,沿途经过几个镇,终于在天黑十分到了塔姆尕,下车后,要步行2公里到村里,但当时刚好有个车,给他了100索姆,便给送到村里并帮忙找好住宿。村里民宿很多家,但现在基本到了淡季,游客很少,有的住宿也就不接待了,住宿价格大多是500索姆一人,好一点的要700索姆,含早餐。有的家庭没有无线网络,如果需要必须提前问好。

上图是我们在塔姆尕村住的一家民俗,应该算是村里比较好的一家,每人要700索姆,民宿里住了一些俄罗斯的摄影爱好者,我看他们晚上登山归来,带的摄影器材很专业,应该是拍日落去了。

当天晚上民宿提供的晚餐,让我惊奇的是上来一盘饺子,而旁边的俄罗斯人桌子上没有,这明显看我们是中国人特意上来的,这种饺子就象陕甘一带的汤饺 一样,这可能和这一带生活的“东干人”有关,关于东干人,我在后面参观的一个东干清真寺后再进行介绍。民宿是一个能说会道的老太太和一个年轻的妇女打理,老太太年纪虽大,但英语流利,吃完饭聊起中国,她便指着屋里的餐具、桌椅板凳、门窗建材等一切说,china,china,china,Everything is from China,哈哈.....我说这里的“东干人”很久以前也是中国的,她说:yes,东干人,她有一个姐姐(闺蜜)就是东干人。
这个民俗很干净,也很暖和,房子后面就是果园。

第二天一大早,早饭还没有好,就趁机出去溜达一下。塔姆尕这个村庄规模挺大,背靠雪山,面朝伊塞克湖,风景秀美,7、8月份一定很多人前来度假休闲。一些俄式建筑散布在村落之中,村子里小型清真寺、医院、商店基本设施齐全,雪山溪水环村流淌,孕育着这里的果园以及一切生命。夏季住在村子里可以去山谷中骑马、雪山下徒步,但现在却显得有些冷清,晚上的气温已降至10度以下。

塔姆尕村里的道路。

村上的主要街道。

村上的主要街道。这是村中的十字路口,有一些商店。

苏联时期建筑。

村上的公交站,有几个酒瓶子扔在那里,一定是昨晚上有酒鬼在此喝多了。

村上的卫生所、药店。

苏联时期建筑,现在是商店。

村中有一个小型的穆斯林祈祷室 。

这应该是一个玩游戏的商店吧,车厢改装的店铺。

锈迹斑斑的老式拖车,带你回到苏维埃时期。

雪山之水日夜流淌,环村进入伊塞克湖。

一个村民正在为自己心爱的马儿梳理毛发。

这摩托车出现的一刹那,我似乎回到了那个久远的年代。

这辆拉兹猎人,据说烧72号汽油,百公里耗油是26升。

我准备让这辆车带我到湖边,结果这辆老掉牙的车后坐都烂掉的只剩下一半还塌陷着,这个在中国只能卖废铁了,不过改成装饰车也不错。

这辆是不是比上面那个黄色的要好一点?好不到哪去?也许开这车的人对前苏联充满着深深的怀念。

小学生上学去,帽子不错。

学校门口竟然有武器让孩子玩耍,这是苏联时期的爱国教育方式吗?

学校门口的爱国教育基地。

把村子里逛了一圈,回去吃完早餐,步行至伊塞克湖岸边,岸边高处竟然矗立一个废旧的飞机,这是一个真实的飞机,只是里面的零件都不见了,飞机头朝着伊塞克湖的方向,有蓄势而发的感觉。

沿湖公路。

经过几天舟车劳顿,我终于到达了玄奘大师曾看见的大清池-伊塞克湖岸边。一千多年前,玄奘从现在的喀什一带翻越凌山(天山)到达这里,《大唐西域记》记载了他的所见:大清池方圆1500百多里,四面环山,水呈青灰色,味道又苦又咸。广阔的湖面上会骤然刮起大风,波涛汹涌。水中龙鱼混杂,产物虽然很多,但没有人敢捕捞。
这个世界第二大高原湖泊仅次于南美洲的的喀喀湖,比青海湖还要大很多,是四周雪山融化的雪水汇聚而成,据说水下还有一个古城遗址。

端坐在伊塞克湖岸边,遥想当年玄奘来到次是何等的辛苦,要知道在七世纪的中亚地区,这里算得上人迹罕至的净土,湖面宽阔,湖水明净,对于刚翻越大漠、雪山的玄奘来说,看到此景一定很欣喜,一定觉得这是个温暖而又舒适的地方。可是,玄奘的内心一定又是五味杂陈的,因为西寻佛法的心却宛如恒石,不能动摇,虽有美景但不能留恋,必须继续前行。

在古代,伊塞克湖周围的草场是重要的游牧基地,许多知名的民族和部落都起源或者游牧于此。在苏联时期,该湖是有名的疗养胜地,北岸建满了许多桑拿浴室、度假村和别墅,据称该时期,伊塞克湖还是苏联海军秘密的鱼雷试验场。沿岸居民多为吉尔吉斯人和俄罗斯人,也有许多乌克兰人、鞑靼人、乌兹别克人和东干人。

这是我在一家民俗墙壁上拍到的手绘图,上北下南。可见伊塞克湖四面环山,其中南面为帖尔斯克伊山(Terskei Ala-Too),最高海拔5200米;北为孔格伊山(Kungei Ala-Too),海拔4700 米。

上面这张图是站在湖的北岸拍摄的,南面的帖尔斯克伊山(Terskei Ala-Too)被层层云雾遮挡,如同仙境一般。

上图是湖东岸不远的卡拉科尔有一座清真寺。
我们是从塔姆尕村湖岸边公路拦了一个私家车,每人100索姆送我们到湖东岸的卡拉科尔的。私家车是一对40多岁的夫妇带一个小孩,他儿子在中国山东留学,车的后备箱拉了几箱苹果,想必是出售或送人的。一个多小时我们就到了东岸的卡拉科尔。
卡拉科尔为伊塞克湖州首府所在地,也叫普热瓦利斯克市,为什么也叫这个名字?据说是1888年10月20日,俄国探险家尼古拉·米哈伊洛维奇·普热瓦利斯基病逝于卡拉库尔。1939年5月31日,为纪念普尔热瓦尔斯基,卡拉库尔市更名为普尔热瓦尔斯克。1991年苏联解体后,因当地人的长期抗议又改回卡拉库尔。

这座清真寺最大的特点就是全木结构,完全不含一个金属钉子,1907年至1910年之间由当地东干人工匠建造,很容易看出它的中国式建筑风格。据资料记载,清代同治年间,陕甘地区的回族穆斯林欲趁中央政府平定地方叛乱,陕甘防务空虚之机,意图在中国西北地区建立伊斯兰教国家,发动武装暴乱,后因暴乱失败从中国逃亡至中亚。其中以两次迁移最为庞大。俄国人认为东干族有三个来源:其中第一批在1878年,马郁素夫率领下由甘肃狄道州前住吉尔吉斯东方卡拉科尔,有1180人。第二批在白彦虎率领下前往哈萨克江布尔州与吉尔吉斯托克马克一带,有3314人。第三批有1000人,在马大老爷率领下由吐鲁番前往吉尔吉斯斯坦奥什。
这也就是解释了为什么一路上遇见很多长相和中国人一模一样的吉尔吉斯人,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前几天吃过的面、汤饺等食物和陕甘、新疆的饮食那么近似。100多年来,东干人既能与周围的穆斯林民族友好相处,适应当地的一些穆斯林风土民情,又能将中国回族文化中的习俗、语言保留下来并不断发展,展示了东干人的生存能力与聪明才智。

参观时正是穆斯林礼拜之时,人们纷纷赶来,洗手净身后,进入清真寺祈祷、聆听。

清真寺内部构造,完全木质榫卯结构。

参观完东干清真寺,找到卡拉科尔的汽车站,买票前往伊塞克湖的北岸城乔尔蓬阿塔,车票很便宜,也就100多索姆,仍然是依维克那样的奔驰车。路况还可以,部分路段修路,可能是伊塞克湖北岸环湖道路拓宽工程。从卡拉科尔至乔尔蓬阿塔130多公里,由于路上来回有人上下车,所以二个多小时才到达乔尔蓬阿塔。

伊塞克湖风景管理区所在地的乔尔蓬阿塔是一个美丽的度假小镇,旅游设施完善,有相对高档一点的住宿和餐厅,还有商场,很多别致的小楼沿湖而建,在此可以看到南岸的雪山。总之乔尔蓬阿塔比较商业化,每个旅游旺季,这里人满为患,物价很高,也是旅游团观光的地方。对于自由行的旅行者来说,这里并不是理想的乐园。

十月份的乔尔蓬阿塔游人已经很少,大部分酒店、旅馆、民宿都已经闭门歇业了,餐厅也只有很个别的地方在营业,为了找晩饭吃,沿着街道来回步行了很远,才找到一家营业的,而且若大的餐厅没有一个客人,这个餐厅平时似乎是接待团队的,因为都是大圆桌子,没有小桌。
住宿也是找了很多,在岸边村子里也转了很久,基本都停业了,最后找到汽车站对面的一个家庭旅馆,每人500索姆,含早餐,他家是个大院子,有二层小楼,还有平房,房间很多,但没有客人,女主人在家门口还经营一个小卖部,忙前忙后,一直未见到其老公。早餐给做的羊肉汤很好喝,还有面包、烤香肠。她和儿子都不会说一句英语。

第二天早上,到旅馆对面车站坐车前往托克马克寻找失去的碎叶城。车仍是依维克类型的奔弛,要每人300索姆,感觉有点贵,原来他们收的是到比什凯克全程的票价,在吉尔吉斯乘车,即使半路下车,大多数时候也是要给全程一样多的钱,这个我后来从比什凯克到奥什找车时才搞明白。
托克马克这个城市在去往首都比什凯克经过的路上,距离乔尔蓬阿塔约200公里,距离比什凯克只有约60公里。一路沿着伊塞克湖北岸行驶,四周都是雪山,过了伊塞克湖西岸的巴雷克奇进入山区,翻过山后就进入一个开阔的盆地平原地带。

过了巴雷克奇,进入山区前有个休息服务区。

进入山区,又开始爬山越岭。

翻过这座山以后,就是开阔的盆地平原,这里昨晚上大面积降雪了。

满地的雪和远处连绵起伏的雪山连在一起,整个世界银装素裹,仿佛童话世界。

托克马克市雕塑

车辆没有进入托克马克市区,在路口就把我们仍下了,他们继续开往首都比什凯克。
在通往托克马克的路口要拦一辆车才行,但问了几个人都不知道我要去的碎叶城遗址。我翻出提前找好的一张图片给他们看,也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告诉他们是在离这儿8公里的阿克贝西姆村附近,他们表示知道阿克贝西姆村,但不知道碎叶城遗址在哪儿,我很无奈,只好赌一把,决定让一个年轻小伙子司机带我们先去阿克贝西姆村再打听一下,也许村民会知道碎叶城遗址在哪!

昨夜小镇倾盆雨,今晨群山裹素衣,一路西行追玄奘,荒野之中寻古城。年轻司机带我们前往阿克贝西姆村,到了村头问一个过路的年轻人,他果然知道这个地方,只是不是在这个阿克贝西姆村,是在更远一些的另一个阿克贝西姆二村,这个是一村,要继续往前走,道路越走越泥泞,最后只能徒步前往。工夫不负有心人,碎叶古城遗址终于出现在眼前了。

看到这个小指示牌,以为找到了,司机就顺着指示牌开过去,泥水太多,只好下车走,但走近一看,感觉不象是碎叶城遗址,是一处新发掘不久的一处古遗址。

这处遗址明显是新发掘不久的痕迹,看样子是房屋的结构。遗址上散落着一些碎瓦片。

我肯定这不是我要找的碎叶城遗址,这应该是碎叶城外的另一处古迹。
小伙司机看出了我的质疑,他看见远处有一个放牧的人,就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过去,然后又回来指指不远处的一个突起的地方,这和我猜测的一样,我感觉那个地方才应该是碎叶城所在地。

我们向地面突起的地方走去,果然有个大牌子。再往前走,一个古城的轮廓出现在眼前了。

这个豁口就是碎叶古城的南大门,如今只有个轮廓还能看出,门口外应该是护城河,现在仍有涓涓细流淌过,从这儿想进入古城需要费一番功夫,不小心就掉进水里或陷入泥里。

站在城墙土堆上放眼望去,古城遗址规模还是很大的。

在碎叶城遗址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当年唐朝军队修建的周长达26公里的城墙断壁。前苏联考古学家在这座庞大的古城内发现了两处佛教寺庙遗址及安西都护杜怀宝造像题记,拣到四枚唐代钱币。

碎叶城是公元5世纪时,粟特人建立的一座商业城堡。此后,突厥族崛起于金山(今阿尔泰山)一带,占领了该城。隋朝初年,突厥分裂为东、西两突厥,以碎叶城为首府的西突厥归附了隋朝。唐太宗贞观元年,也就是公元627年,玄奘大师西行时路过了碎叶城,当时见到西突厥统叶护可汗,得到他的盛情款待。玄奘在此停留数日后继续西行,可汗与群臣送他至十里开外。玄奘回国后在《大唐西域记》里这样记述:“自凌山行四百余里至大清池……清池西北行五百余里至素叶水城,城周六七里,诸国商胡杂居也。”在《大慈恩三藏法师传》里也记载了玄奘在碎叶城见到了西突厥统叶护可汗并得到可汗所赠丰厚资助及通行国书,并派一名通解汉语的少年随行,一路护送西去。

碎叶城是唐朝在西域设的重镇,是中国历代王朝在西部地区设防最远的一座边陲城市,也是丝路上一重要城镇,它与龟兹、疏勒、于田并称为唐代"安西四镇"。

贞观十四年(公元640年),唐朝设安西都护府,统辖碎叶等四镇。唐高宗调露元年(公元679年),检校安西都护王方翼,仿照都城洛阳,对碎叶城进行了重新规划和大规模修建。碎叶城共四面12门,高大的城墙是由城门、瓮城、堡垒、箭楼构成的坚固防御工事。碎叶城的建设对于巩固唐朝西北边防、维护丝绸之路的畅通,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碎叶城地处“丝绸之路”两条干线的交汇处,中西商人汇集于此,是东西使者的必经之路。但经过1000多年风吹沙打,雨水冲刷,这座唐代中国城已风化瓦解成为一座巨大的土堆。

据说,诗人李白也出生在这里,但众说不一,无从考证。有学者认为是其祖先在隋时因犯罪被流徙;还有人说是家族经商迁居于此;另有一说是李白之父李客本在唐军中服役,调防来到碎叶。据郭沫若先生考证,李白出世在碎叶城内一个巨贾之家,他在碎叶一直长到五岁,幼小时,其父就在这儿教他读司马相如的辞赋。而国学大师陈寅恪则曾断言李白就是西域胡人。

碎叶城里的宗教寺院遗址。

1864年,沙俄逼迫清政府签订《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侵占了包括碎叶在内的楚河上游原属中国的领土。在前苏联时期,无论是俄罗斯人还是吉尔吉斯人,都极力回避谈论吉尔吉斯斯坦同中国在历史的联系。因此,吉尔吉斯人很少了解在托克马克附近有个中国人所说的碎叶城,更不了解碎叶城同中国大诗人李白有何关系。
所以我在托克马克问了好几个人,包括出租车司机,甚至拿出图片都没人知道碎叶城。一方面说明吉尔吉斯对这方面宣传的很少,甚至没宣传,另一方面从遗址保护角度来看,吉尔吉斯也没尽力去做,基本没什么防护措施,任其杂草丛生,马牛羊车辆从中通行,更无人对遗址进行看管。

从众多尸骨来看,此处应不是佛教寺院,应该是摩尼教遗址,因为摩尼教有将人骨葬入大陶罐的习俗。但相关资料缺乏,只有专家才能确定,如果谁知道相关信息,欢迎交流。(微信:sunzh88)

碎叶城周围都是良田,远处雪山环抱,看上去是一处难得的风水宝地。只是如今这块风水宝地显得格外凄凉,荒草丛生,道路泥泞,我赞叹当年大唐的辉煌与荣耀,我赞叹当年玄奘的智慧与追求,而大唐的辉煌终成历史,玄奘的追求也成为过去,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才是现在中国人坚持不懈的梦想!

我站在碎叶城废墟上,久久不愿离去,我怀着对中华民族过去的辉煌和对先师玄奘之崇敬默默的注视着这片古城遗址!
再见了,碎叶城,愿你有朝一日再现辉煌,愿玄奘大师的事迹永不磨灭,愿李白的诗篇永远吟颂,愿这里生活的人们永远幸福!

四、托克马克--比什凯克

我缅怀碎叶城后,不得不继续按计划前往首都比什凯克,从托克马克汽车站只需50索姆就可乘奔驰中巴前往。托克马克距离首都只有60公里了,一个小时的路程就可抵达。

对于比什凯克,我没什么可写的,我计划中也没把这里做为必游之地。但做为首都,我还是打卡式的到此一游。

1926年吉尔吉斯加入苏联,成为其中一个加盟共和国——吉尔吉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比什凯克亦成为此加盟共和国首府,为纪念在吉尔吉斯出生的苏联和吉尔吉斯共产党军事家米哈伊尔·伏龙芝,当地政府将比什凯克改称为伏龙芝,随着吉尔吉斯于1991年脱离苏联独立,吉尔吉斯斯坦政府于同年2月7日恢复比什凯克的地名。

我们在汽车站下车后,时间还早,就背包徒步去旅馆,虽然距离不近,但也算是边走边看,顺便游览。首都就是不一样,展现它现代化的一面,也展现了它富贵的一面。首先汽车没有那么破了,马路上跑的车和我们城市的车差别不大,豪车也不缺乏,婚礼用的加长豪华轿车更是吸引了眼球。

这里只所以有加长的豪华轿车,大部分应该是婚礼用的。想必这里应该是胜利广场,吉尔吉斯人结婚最喜欢去胜利广场,让先烈见证他们爱情的庄严、伟大与圣洁。

玄奘当年想必也从此地穿越至如今哈萨克斯坦的江布尔小城。如今整个比什凯克城市如公园一般,主城区道路宽广,干净整洁,处处是公园,处处有雕塑,列宁像毅然屹立,处处皆树木花草。天虽已很冷,部分人已穿上薄羽绒服,但整个城市依然呈绿色的。这无疑是一个正在飞速发展中的城市,也许今天是因为周末的缘故,街头显得冷清,行人稀少,商店关门居多。

市中心公园,绿树成荫,雕塑颇多。

绿树成荫。
在比什凯克,吃饭是个问题,不象北京到处都是饭馆,吃饭往往要走好几个街区才能找到一个,中国餐馆也遇到几个。可能是人少的缘故,饭馆不多。

步行道。比什凯克的街道还是很人性化的,人行道与行车道之间都有一定距离,基本由树木相隔,不会出现人与车争道混行的局面。

政府大楼,气势相当于人民大会堂。

应该是文化宫之类的单位,周末关门。
走在首都比什凯克的道路上还是很舒适的,这个季节气温刚好,环境又优美,到处绿树掩映,人也不多,人们轻松的走在路上或者在公园里散步,很是惬意。
当晚找到一家国际青年旅舍住下,服务人员好象是俄罗斯族的美女,英语很流利,也很热情,房间也干净,只是毯子很薄,由于受凉,接下来几天都与咳嗽相伴。

五、比什凯克-奥什

到比什凯克的第二天,计划向乌兹别克进发,但比什凯克前往乌兹别克只有三个口岸,一个是经哈萨克斯坦去往塔什干,我没哈萨克斯坦国签证,此路不通。第二是在比什凯克去奥什的途中一个叫Shamaldy-Say的口岸,第三个是奥什的多斯特克口岸。我问了旅馆老板,他建议我返回奥什,再从奥什去乌兹别克。

比什凯克的青年旅舍,推荐!

我告别旅馆老板,去比什凯克的奥什巴扎市场寻找前往奥什的车辆,因为没有公共交通,只能去找合乘黑出租前往奥什,但我仍希望从中途的Shamaldy-Say下车,从那个口岸入境乌兹别克,这样就可以不用再去奥什了,省一些路程和时间。我们搭车到比什凯克的奥什巴扎找车,到奥什的拼车价格要每人1500索姆,我问他们到Shamaldy-Say就下车去乌兹别克可以不,他们说可以,但价格也是1500,不便宜,远近都是一个价。

最后终于确定了一个车,每人1250索姆,约11点钟才从比什凯克出发。

车子离开比什凯克先经过一段相对平坦的平原地区,然后就开始进入山区,陆续翻越三座海拔3500米左右的雪山。

三座雪山分别是海拨3586米的Ashuu pass、3330米的Otmek pass、3184米的Ala-Bel pass。

首都比什凯克至南部城市奥什的这条公路是目前吉尔吉斯南北方向的重要交通大动脉,也是除东面纳伦通往首都之外的唯一南北交通道路,目前通行能力已无法满足通车需求,其山口隧道日均通车流量为3000多台次,高出其设计流量近6倍,已不堪重负。所以前几天走的贾拉拉巴德至卡扎曼到纳伦的新干线项目建成后将大大缓解这条公路的通车压力。

从首都比什凯克前往奥什除了走这条路外,其它方式只能是飞机,每天有几个航班往返两个城市,机票只要提前预定并不是很贵,人民币二、三百元左右,但我还是想乘车亲自体验一下这条南北大动脉的路况。

翻越大雪山,出发时还是秋天的凉爽,现在却要经历冬天的寒冷。

越过第三座雪山山口

翻过三个雪山以后,车子就开始沿着吉乌边界行驶,手机能收到联通公司发送的在乌兹别克要遵守当地法律的短信,可想道路距离乌国是一步之遥。

比什凯克至奥什的司机师傅。
快到了比什凯克与奥什之间的囗岸时,合乘的当地人告我我这个口岸不能通行,建行还是去奥什口岸入境乌兹别克,他为此还打电话给会些中文的朋友给我通话,他朋友电话中说,奥什离这已经很近,奥什过关很容易,这里不容易,由于天已经黑了,既使这里可以过关去乌兹别克也只能等明天,不如继续坐车到奥什比较放心,于是就没下车,决定继续到奥什住一晚,第二天入境乌兹别克。
经过13个小时,半夜终于又回到了奥什,司机师傅把每个人送到家里后,直接把我送到了奥什通往乌兹别克的多斯特克口岸,原来这个口岸是24小时开放的,从这里随时都可以出入境,可是这时我非常累,实在不想深更半夜里闯进一个陌生的国家,何况入境之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去哪里住宿?我决定暂不出境去乌兹别克,今晚先在奥什住下,明天白天再正大光明的前往乌兹别克斯坦。

我的玄奘中亚之旅吉尔吉斯坦的行程就要结束了,由于中国吐尔尕特口岸暂停了自由行者的出境,我不得不绕行伊尔克什坦出境,从而使得我们的行程时间变得比较紧张,但因此我也有机会体验了吉尔吉斯从贾拉拉巴德至纳伦的东西艰辛之路,吉尔吉斯太需要一条贯穿东西的交通大动脉了,这个问题在不久的将来在中国的一带一路的宏伟蓝图下将得以实现。
吉尔吉斯是中国的邻国,又与中国有深厚渊源,本次由于时间关系,我只能匆匆走过,但也体会到了古尔吉斯人民的热情及与中国相连的密切文化。除此之外,吉尔吉斯还有更多的自然风光、草原文化等待大家去发掘、体验。
再见,吉尔吉斯!


我要推荐
转发到